主攻男生子小说。

【长河吟】第十六章(乔瑜,男生子)

  乔宝儿好不容易想通,却看见周瑜跟一个少女亲密的样子,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,只是,她犹豫再三,却没有走出去,等到她想要站出来问个明白,黄陵却扶着周瑜走远了。

  她想了半天,没想出那个穿着很利索的少女是什么人。军营里少有女人出没,不过这个动荡的年代,带兵打仗的可能也是一方霸主,所以带几个伺候的女人也很寻常,故而当初乔宝儿才能跟着周瑜来到军营,且不为人诟病,只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是什么身份,乔宝儿却是一时想不出来。

  待乔宝儿回到营帐,周瑜正要歇下,或许是太累了,样子有些憔悴。乔宝儿还觉得奇怪,周瑜虽然平时看着有点儿文弱,但总是有名的水师大都督,即便跟曹操抗衡是挺费神的,也还不至于三天两头地不舒服吧?这些日子周瑜虽尽量远离乔宝儿,但她总能看见周瑜时不时就变得苍白的脸色,可是她想了想周瑜死因,明明是在赤壁之后,一时不查中了毒箭,伤了根本,才会英年早逝,莫非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?

  见周瑜不需要自己服侍,乔宝儿也没有非要凑上去,她原本就不习惯伺候别人,更别提方才满腔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了。但是眼见周瑜真的自顾自地休息了,她又忍不住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方才在军营里看见一个姑娘,是谁的家眷吗?”

  周瑜连眼都没抬便答道:“你见到黄陵了?她是黄老将军的孙女,黄老将军受了伤,请她来照顾一二。”

  这话似乎没什么好挑剔的。乔宝儿绞了帕子擦了擦手,“夫君与她是旧识?”

  周瑜听罢乐了,“一个丫头,称得上什么旧识?以前去黄老将军府上的时候见过几面罢了。”

  见过几面就拉拉扯扯了?乔宝儿在心中腹诽,但说出自己看见两人却没出来未免落了下乘,磨蹭了半天,乔宝儿什么也没问出口,周瑜本就疲累,待她再看去时,他已经睡着了。乔宝儿无奈地摇摇头,只得忙活自己的去。

  只是,接下来的几天,乔宝儿知道自己还是太大意了,因为那个黄陵,号称是来“照顾爷爷”的人,竟然堂而皇之地跟在了周瑜的身边!乔宝儿一阵气闷,这些日子周瑜一直刻意回避她,她也能用他忙于军情来麻痹自己,可是现在带个女人在身边又是什么意思?

  不用服侍周瑜,乔宝儿整天无聊得要死,在大营里四处打转,先前她得过周瑜的允许可以到处走动,她也没客气,把大营转了个遍,可是现在,自黄陵来了后,常常陪着周瑜四处巡视,两人亲吅亲热热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乔宝儿看着两人的身影觉得刺眼得很,索性就成日躲在伙夫赵小文那儿去,赵小文心思单纯,一直以为乔宝儿是哪位大人带来服侍的侍女,两人很快就混熟了。

  这天,赵小文见乔宝儿闷闷不乐的,便对她说:“听说过几天旁边有个村子赶集,我们要出去采办,你总说待在这儿闷得很,要不要跟我们一块儿去?”

  乔宝儿一听来了兴趣,她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后一直都缺乏自吅由,逛街的机会也不多,要是从前她怎么可能对这种小乡村的赶集感兴趣,但在这种地方,能出去透透风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,连忙就答应了。赵小文还问了一句她服侍的大人会不会放行,她想了想周瑜,撇撇嘴说他肯定会答应的。

  跟赵小文约好后她便一直期待着出去的那一天,周瑜整天跟黄陵在一起不知道忙些什么,乔宝儿见他也不关心自己的行踪,索性就没有跟他提过。

  到了这一天,乔宝儿的心情格外的好,连周瑜身边照样跟着黄陵,她看见了也只是跟他们打了个招呼,然后淡淡地转身,周瑜看得一阵奇怪,他身边的黄陵倒是在想这都督夫人怎么这么不在意自己的丈夫。

  乔宝儿照例去找赵小文,出去采办自然要选新鲜的物事,早去总是好的,乔宝儿兴致勃勃地跟在赵小文身边,打扮什么的都很低调,看起来就是个长得过分清秀的邻家妹子。出营的时候守卫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也不知认出她没,但也没为难,一同放行了。

  一出营地,乔宝儿感觉自己就像出笼的小鸟一般,明明都是差不多的地界,但就是觉得出来以后空气更加的清新。赵小文他们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的,但看着这么漂亮的妹子高高兴兴的,这些淳朴的兵也跟着高兴。

  “小文小文,集市上都有什么啊?”乔宝儿兴致勃勃地凑到赵小文身边,她对古代的风土人情还是很好奇的,尽管在他们眼里这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。

  赵小文不知道乔宝儿为什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但还是很耐心地跟她解释着,因为与现代相距太远,乔宝儿好多都没听说过,这让她更加兴趣浓厚。

  因为是普通采办,东西也不很多,几个人的队伍,推两个推车,走路颇是走了一会儿,若非乔宝儿正有兴趣,恐怕早已喊累了。好不容易走到集市,已经快到正午了,几个人带了干粮,要自行解决,乔宝儿自是不肯的,就央了赵小文陪她到处转转找吃的。赵小文是个孕夫,大家平时便对他多有照顾,虽然他也一同出来采办,但也不会真的叫他干太多的活,又有乔宝儿这么娇俏的姑娘软语相求,几人就说好了,由赵小文陪乔宝儿去逛逛,另外几人去采办,又约好了集合的时间和地点,这才分开来。

  “小文,你看,糖葫芦!”乔宝儿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,赵小文见她突然这么来劲,也被她的情绪感染,跟在她身边,随她看各种好玩儿的东西。不过赵小文毕竟是个孕夫,集市人多,为免磕着碰着,总要护着肚子,这样一来,就慢了乔宝儿半拍。乔宝儿却无这个自觉,自顾自地玩儿得开心。

  乔宝儿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,她看见了一个捏面人的,凑到前面去看了好久,艺人见她生得娇俏可人,照着她的样子给捏了一个,逗得她哈哈直笑,她又拉过赵小文,叫艺人给他也捏个,不一会儿,一个大肚子的小兵也出来了,乔宝儿看着那个小肚子差点儿没笑晕过去。

  小村子没什么像样的酒楼,乔宝儿就拉着赵小文吃路边小吃,其中也不乏小孩子吃的零嘴,看得赵小文惊讶不已。

  令乔宝儿最开心的,还是小街上到处都是人,挤挤攘攘的,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看到的总是护卫士兵什么的,平头百姓反而甚少接触,现在挤入人群,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。

  乔宝儿在人群中穿梭,一时忘了分寸,可是她这小身板又怎么挤得过人群呢?一股人流后,乔宝儿已经被挤得东倒西歪。

  “小心——”赵小文看见乔宝儿快要被挤翻在地,不顾自己臃肿的身体,快步蹭过去,一把将她扶住,但因用力过猛,脚踝一歪——

  “唔——”赵小文站在原地,一下子变了脸色。

  “小文你怎么了?”乔宝儿站定以后,看赵小文不动了,连忙问道。赵小文见人群仍然挤挤攘攘,一瘸一拐地扶着她往外走,等走到能站脚的地方才苦着脸说:“没事,我的脚崴了一下。”

  乔宝儿见他脸色都变了,自责道:“是不是很痛啊?都怪我。”可是她看看自己一手一个小面人,又十分舍不得。

  赵小文看她这样的小女儿神态,噗嗤一声笑出声来,为免她再责怪自己,忙岔开话题:“我没事,时候差不多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乔宝儿看看他的脚,虽然还没玩儿够,但还算体贴地答应了,只是赵小文那一下似乎伤得不轻,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,两人的速度较来时慢了很多。

  东吴大营里,周瑜照例处理军务,黄陵仍跟在他身边,虽然周瑜腹中胎儿月份渐大,但因劳累饮食不规律,仍时有孕吐光顾,令他烦不胜烦,黄陵虽不知他生了何病,但见他时有不适,便殷勤地为他端茶送水。这会儿,周瑜正专心看下属送来的竹简,黄陵插不上嘴,便端了茶送来。

  “大都督,先休息一会儿吧。”黄陵见他面露疲惫,送上茶水体贴地说。

  周瑜抬头看她一眼,接过了茶水,但不知怎的,想起巡营时遇着乔宝儿,说实话,前些日子他带着黄陵时碰见乔宝儿,看见乔宝儿不悦的表情倒是心生欢喜,故而才有那耐心教导黄陵,否则黄陵虽然是黄盖的孙女,但毕竟是一女眷,留他身边多日怎么也说不过去。只是今日看见乔宝儿时,她竟浑不在意,只是很随便地打个招呼就走了,让他有些不解。

  莫非同样的刺吅激多用几次就不灵了?

  周瑜心中烦躁,加之身体不适,不乐意再看这些不必他亲自过问的军情,对黄陵说:“你去照顾黄老将军吧,我另有要务。”也不待黄陵有所反应,就出了营帐。

  周瑜原是可以在自己起居的营帐处理军务的,但因带了乔宝儿前来,所以就另设了一处,这会儿他也并非有什么要务,而是在外面走了一圈,又回了起居处,竟然都没有碰着乔宝儿。这时他若寻人来问,自然是能问出乔宝儿的去处的,但大家横竖都在一个营地里,乔宝儿总是要回来的,这会儿找人来问,怕是要被笑话离不开媳妇儿,他也倦怠了,便歪在榻上休息了一会儿。

  只是,待他睡醒了又吃了晚饭,天已黑了,也没看见乔宝儿。他想起乔宝儿多次逃跑记录,心中一惊,起得太猛,腹中胎儿突然动作,令他险些坐回榻上。

  周瑜摸了摸被自己刻意隐藏起来的肚子,捂着肚子缓缓地坐回榻上,唤了人进来。

  “夫人去哪儿了?”

  士兵还是早上看见乔宝儿出去了,也没见她回来,便答道:“回大都督,夫人早上出去就没回来。”

  周瑜皱紧了眉头,说道:“去找找。”士兵领命而去。

  周瑜原想自己去找,乔宝儿每次出逃,也只有他找得回来,但这毕竟是在军营,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大家看在眼里,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乔宝儿难免受人指摘,故而他暂时稳坐营帐,静候消息。乔宝儿原本就没想要逃跑,所以她的行踪也不是什么秘密,且她出营时站岗的士兵便将她认了出来,于是过了一会儿,士兵便来回报,说有人看见乔宝儿出了大营。

 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,周瑜几乎已经认定她是逃跑了,怒火一下便烧了起来。他现在身子特殊,原就不该有太多情绪,这一怒,腹中胎儿也觉得不安,小小的胎儿已经成型,在父亲的肚子里发泄着自己的不满。

  若是平时,周瑜早已细心安慰,只是现在想到孩子的母亲可能又弃他们父子而去,他便没了安抚的心思。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,忍着怒火才没有一掌拍下去。

  “连你母亲都留不住,我要你何用?”他喃喃道。却是忘了,是他为了不乱军心,压根儿就没有告诉乔宝儿他怀吅孕的事。

  周瑜正想出帐亲自将乔宝儿抓回来,黄陵却来报,有鬼鬼祟祟的人在黄盖的营帐外出没。

  精心设置的局有了动静,他眼下也走不开,只能坐镇在此,但多等一刻,乔宝儿便跑得更远,更何况曹军正对江东虎视眈眈,要是不小心被那曹贼抓去,乔宝儿恐怕性命清白堪忧。周瑜看似镇定地坐在营帐里,实则心里早已炸开了锅。

  正当他即将要坐不住了时候,却有士兵来报,说乔宝儿回来了,而且一回来就到袁大夫那儿去了。周瑜再也忍不住,大步地走了出去。

  “小文,你的脚肿得这么厉害,最近千万不能干活了。”乔宝儿看着赵小文的伤脚自责地说,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,你就不用受这份罪了。”

  原来,赵小文伤了脚以后行走困难,他们回来的速度慢了,错过了约定的时间,另外几名士兵还要把采办的东西带回,便先走了,只剩他俩,也没个代步的东西,乔宝儿才后悔没雇辆车什么的,赵小文却是知道,军营重地怎么能让外人靠近,他还是得走回去,于是两人便以龟速走了回来,自然晚了时辰。

  一路走回来,赵小文的脚已经肿得老高,乔宝儿连忙将他带到袁大夫处诊治,袁大夫虽然在大多数时候只为周瑜看病,但医者仁心,何况看个脚伤也不是什么大事,弄点药敷上就好。乔宝儿也是脑子一热冲了过来,才记起他是给周瑜看病的,便将赵小文留在外面,进去问了一声,待袁大夫答应了,这才把赵小文扶了进去。

  赵小文不过一普通士兵,也不知道袁大夫是什么人,但瞧他单独一人住一个营帐,便知他在大夫里的地位不一般,但他也没多想,只道乔宝儿因服侍哪位大人认识了这个大夫,还对袁大夫千谢万谢。袁大夫见他竟不知乔宝儿身份,也没多嘴,专心为他敷药。

  这头,乔宝儿还在兀自自责,见乔宝儿仍旧一副懊丧的样子,赵小文反而连忙安慰她,但他笨嘴笨舌也说不出个什么,只能将乔宝儿在集市买的小面人拿了过来,“那你把这个小面人给我吧,就当是你的赔礼啦,以后我也可以给我儿子看嘛。”说着还拍拍自己的肚子。乔宝儿被他逗笑了,虽然有些舍不得可爱的大肚子小面人,但好歹她手里还有一个用自己的形象捏的,便拿着这个跟赵小文玩儿。

  周瑜来到袁大夫的营帐时,听到的就是乔宝儿和一个男人在屏风后嬉戏的声音。

  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周瑜脸色一沉,觉得自己许久的担心全都白费了,怒火更是蹭蹭地往上涨,就这么站在屏风外带着怒气说。

  赵小文听到周瑜的声音略感诧异,乔宝儿示意他不用出去,自己走出了屏风。看见周瑜,乔宝儿想起自己回来晚了的事,难免心虚,但周瑜质问的口气让她很不开心,又想到他多日来带着一个未婚少女出入军营,完全没把自己放在心上,便酸溜溜地说:“大都督军务繁忙,哪里管得了我。”

  黄陵一直跟着周瑜身后,刚进帐,听到的就是如此不恭敬的话语,不由眉头一皱。周瑜被这话一噎,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,由于先前情绪起伏过大,以及连日来的劳累,他只觉腹中一抽,身子便晃了两下。

  “都督——”黄陵离他最近,一把扶住了他,乔宝儿在混乱中默默收回了伸出一半的手。

  袁大夫见周瑜又感不适,知道他是什么情况,放下手里的活,来为周瑜诊治。袁大夫已经嘱咐过他多次不要过度劳累,此时一把脉便知他一直都未遵医嘱,叹口气道:“都督,你还要再瞒吗?”几人都不知道袁大夫在说些什么,但随即见他伸手在周瑜腹上按了两下,周瑜痛得倒抽了一口气,黄陵人精似的,又在周瑜身边仔细观察了这么些时日,立刻惊讶道:“都督你——有孕了?”

  乔宝儿脑子一懵,下意识地看向周瑜,以为他会反驳,没想到他却是一阵沉默。她想到周瑜这两个月的刻意疏远,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接着她的心里升起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,不敢相信自己的夫君怀吅孕了她竟然这么久了一点都不知情。她失望地看着周瑜,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小面人,快步走出了营帐。

  “都督——”黄陵看了看周瑜的脸色,试探着问道,“都督辛苦隐瞒此事,夫人却毫不体贴——”

  “住嘴。”周瑜面无表情地看向她,不客气地说,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。”

  黄陵见他出口便不留余地,不敢再惹他生气,只能不再提起。里头的赵小文是听得一头雾水,不知道乔宝儿为什么突然就走了,他看了看手里的小面人,憨态可掬的样子还挺逗的,他还真的小心地收好,打算将来给孩子玩儿。

  这头乔宝儿满怀失望地跑出了营帐,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。她本来是好不容易才知晓了自己的心意,周瑜却一头冷水泼在了她的头上,让她清醒了过来。

  她是谁?她空有美貌,一事无成,不过是周瑜的附属罢了,虽然她从更先进的社会穿越而来,可她兵法军事甚至武功一点都不会,就她还想帮他?做梦吧!何况改变历史会存在太多的变数,冒太大的风险,她还不如混吃等死算了。

 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,她不知不觉地回到了自己和周瑜住的营帐,军营里天晚了是不能随便活动的,她只能回营帐了。

  却说乔宝儿负气出了营帐,周瑜身体违和,袁大夫为他做了一番详细的检查,黄陵竟也等得,不便在里面呆,她便出了营帐守着,等到检查完毕才又进去。袁大夫又向周瑜交代了一番注意事项,黄陵也全都记在心里。一来二去天早已黑尽,周瑜记挂生气的乔宝儿,准备回营,这时却有亲卫来报,有紧急军务,他不得不赶去处理。于是这一夜,周瑜竟没有回自己的营帐。

  乔宝儿原是思考着等周瑜回来她一定不会理他,定要他知道错了才行,她又累又饿,原本是很想睡觉的,但因为一肚子火没发出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就这么干坐了大半宿,她也没等到周瑜,心中怒火更甚,等到周瑜真的回来了,她也彻底不理他了。就这样,两人是真的陷入了冷战。

  乔宝儿认识了赵小文以后,觉得日子好过多了,成日地去找他玩儿,那天在袁大夫的营帐里,赵小文一直呆在屏风后,不知道来抓乔宝儿的人竟是大都督周瑜,再见到乔宝儿时,还打趣地问她是不是要被服侍的大人收房,那位大人看起来很是在意她的样子。乔宝儿随便糊弄了一番也就过去了,但是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周瑜欺骗她的事。

  这天,黄陵到厨房亲自为周瑜做汤,袁大夫说周瑜应该好好补补,她便一直放在心上,这天寻了个由头便过来了,等做好了端出来,正巧看见乔宝儿独自坐在江边。

  “夫人怎么在这儿吹冷风?”黄陵端着汤走到乔宝儿的身后,主动招呼道。

  乔宝儿回头,看见是她,心里很不是滋味,“黄大小姐不是整日跟在夫君身边,怎么有空到厨房来?”

  黄陵听她这么说反而笑了,“大都督身子不好,袁大夫说他应该补补,我来做点汤给他喝。”

  乔宝儿听着这讽刺的话,感觉如鲠在喉,“黄大小姐真是有心了。”

  黄陵对她明显的不悦毫不在意,“我也知这样很不妥当,但夫人对大都督疏于关心,我便逾距了,还望夫人见谅。”虽是这么说,她却一点也没有抱歉的意思,略狭长的双目中还隐隐有些挑衅与不屑。

  乔宝儿怒从中来,看着她端着汤走远,便怒气冲冲地回营帐,想着自己一定不能放过周瑜,得给他一个教训。走到营帐前,正打算一头钻进去,她突然发现营帐外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。

  奸细?乔宝儿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正想去看个究竟,身后一道劲风打在她的脖子上,她便毫无预兆地晕了过去。

  而周瑜那边,黄陵端了汤来,他是一口没喝,只是叫人将那汤送去黄盖帐中,又淡淡地嘱咐黄陵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爷爷,正在说教,便有亲卫来报乔宝儿被掳走了,而且掳走她的,是营地里的奸细,因事关重大,他不敢擅自行动,赶紧前来报告。
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作者乌夜寒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