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攻男生子小说。

【妻主未成年】第九更(BG男生子,NP,江湖情了后传)

  绯sè就要生了。这个认知让宇文虹也白了一张俏嫤脸。她努力地想要将绯sè抱起,但两人都没有力气,半天也未动丝毫。

  宇文虹望向羽七,瞪大的眸子里尽是水雾。

  羽七轻咳一声,上前一把抱起绯sè,将他放在房里的软榻上。宇文虹又急忙扑在绯sè身边,看他痛得满头大汗,哀qiú地对羽七说:“能不能给他请个大夫,他就要生了——”

  一边的瑜青冷哼一声,“想给他请大夫?行,带他回去把仁安换出来。”

  宇文虹不说话了,绯sè这样的身嫤子,若再移动,能不能保住性命就难说了。见瑜青真要来拉绯sè,宇文虹急急地说:“不用带他回去,只要派人回去告诉泷我在你们手里,他就会放了仁安的。”

  瑜青也知道绯sè这个样子再受颠簸恐怕是活不了了,听宇文虹的主意也不错,所以决定派人回府里去。于是最后,由木易驾车回府,其他的人在斋房里等候消息。

  这些宇文虹都不在意,她在意的,是绯sè身下越来越多的xuè。她紧紧地握着绯sè的手,眼中的雾气一直都没有消散过,“绯sè——绯sè——”

  绯sè反握着她的手,对她安慰地一笑,“我没事——啊——”一阵强烈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地挺嫤起cū嫤壮的腰,口嫤中也发出痛吟。

  

  

  

  

  宇文虹也是听过绯sè这种情况的,产前出嫤xuè,凶险非常,绯sè本来还未到生产的时曰,但是方才被瑜青那一推,导致他胎气大动,提前临盆,还liú了这么多的xuè,宇文虹抓着绯sè的手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怎样减轻他的痛苦。

  强烈的痛苦过去后,绯sè急急地抓嫤住宇文虹的手,哑声道:“虹儿,我的——我的羊嫤水破了。”

  宇文虹心里一紧,连忙帮他拖嫤裤子,可是手忙脚乱的,拖了半天才拖嫤下来,一看,却是愣了。

  她帮淳阳接生的时候也是看过他下面的情况的,那个时候淳阳已经产xué大开,孩子很快就下来了,可是绯sè的下面,只是堪堪开了两指,淅淅沥沥地liú着xuè水和羊嫤水。

  “啊——”绯sè挺身用嫤力,一张俊脸涨得绯红。宇文虹想要去抱着他,但若是这样就无fǎ查看他下(河嫤蟹)体的情况。

  “他现在还不能用嫤力。”一个白sè的身影走了过来,拿着一个软枕垫在绯sè的身下。

  宇文虹抬头去看,原来是白衣。对这个少年,宇文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他一向都冷冰冰的,对任何人都是如此,宇文虹身边有的是愿意服侍又待她和颜悦sè的人,所以与他不怎么qīn近,谁知他竟然伙同瑜青他们逃跑。

  但他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,所以宇文虹对他尚且没有太大的è感,故而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  白衣抓嫤住绯sè的手腕细细诊脉,又在他的高嫤挺的肚子上按了几下,直把绯sè按得连连痛呼。

  “你懂医?”宇文虹看着白衣的动作洒洒地问道。

  白衣瞥她一眼,回答道:“略懂。”又说,“他胎位靠上,羊嫤水早破,产xué未开,这样是生不出来的。”

  听他这样说,宇文虹紧张得绷紧了身嫤体,“那要怎么样?”随即想到大概他方才塞了个枕头在绯sè的身下,大概就是因为他说的那些缘故。

  “再等等吧,若是贸然用嫤力,这儿又没有yào,一旦难产,会要了他的命。要是运气好的话,产(河嫤蟹)xué一开,胎儿下行,要平安产下孩子也容易。”

  听他说的轻描淡写,宇文虹倒有些愤愤不平,从小到大,她见过四个人生孩子,从秦皓,到淳阳、容雪、绯sè,无一不是痛苦非常的,就连琴心那次小产,也是痛得他大声喊叫,最后因失xuè过多而sǐ。这也令她更加害怕生产之事,坚定了要靠这些男子为她孕育子嗣的决心。

  白衣看着她愤愤不平的眼神,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,但一旁的瑜青却嗤笑道:“怎么,大小嫤姐心疼了?既然如此,何不自己去受那个zuì?还是说,你对绯sè的好,不过是像寻常男子对宠妾的宠爱一般?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宇文虹脸sè一红。没错,她是畏惧生产之事,也是想要在嫁人之后仍旧众星捧月。可是,奈何她没有镇嫤压他们的fǎ子。他们之所以一直没反,不过是因着秦皓的缘故,想来这一次他们是寻到了什么fǎ子挣拖秦皓的掌控,所以才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跑。瑜青等人甚至没有被她碰过便已经有这样的想fǎ,那么已经怀有她子嗣的绯sè呢?

  宇文虹望向捂着肚子忍痛的绯sè,突然想到,这次出行的名单正是绯sè确定的。冷汗瞬间湿嫤透了她的衣衫,加上略带些惊慌的表情,宇文虹感觉到了自己此刻的狼狈。

  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绯sè在她惊慌的眼神中睁开眼,痛得要命的他看见宇文虹此刻的眼神也是一愣,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腹中疼痛愈甚,白衣又不让他用嫤力,他只能捂着肚子,sǐsǐ咬牙坚持,唇边不断溢出痛苦的呻嫤吟,表情甚是凄苦。

  但这一次,宇文虹没有上前拉住他的手。

  瑜青看见这一场景,大笑道:“绯sè,枉你对她chī心一片,她还不是会怀疑你,就算是这样,你也觉得值得吗?”

  绯sè表情痛苦,心里也失望之极,但仍旧不愿意让此人讨得嘴上的便宜去,急急地喘息几声,绯sè侧过身嫤子,向着宇文虹探出一只手,宇文虹原本还有些犹豫,但看他几乎要从榻上摔下来,还是上前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绯sè见她还是顾着自己的,心头一松,勉强对她露嫤出一个微笑,又对瑜青说道:“若非你五年筹谋,对我们故意欺嫤骗,又以容雪做饵,我又怎会将虹儿陷入此等境地。”还没说完,肚子又痛得紧,他没有抓着宇文虹的一只手sǐsǐ地捂着肚子,整个人缩成一团。

  又熬过一次阵痛,绯sè的脸更加苍白,但他还是坚持说道:“若是我没有猜错,容雪的孩子,也是你害的bà。”

  瑜青却也不隐瞒,“不错,若非如此,又怎能轻易将宇文虹骗出来,又轻易将她擒住,如今宇文虹在我手上,泷一得到消息定然会派出人马前来,我的人便能将仁安平安救出。”瑜青微微的笑着,俊美的脸上都是算计和成竹在胸,“说起来,这还多亏了绯sè你,要不是你出面,我等想要引开宇文虹,又岂会这么容易。”

  绯sè听得懊悔,也明白了他的计策。事情的原委本是这样,容雪丧子,瑜青说有办fǎ带来他的家人与他一聚,因着他与大家的关系一直良好,而他本身的身份也不一般,绯sè便相信了他,谁知他却是意图逃跑,而且看他的样子也没有打算要放过宇文虹,想必现在的等待不过是在等候他的另一批人马,等人到了,他们就会去与仁安汇合,到时候宇文虹和仁安一个也找不回。

  绯sè还想细细的想瑜青的计划还有什么漏洞,但肚子里的疼痛让他无fǎ集中精力,他辗转着身嫤子,口嫤中不住地呻嫤吟着,下坠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要用嫤力。

  “呃——嗯——”绯sè将宇文虹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,硬得像铁的肚腹不由自主地抽嫤动着,挺嫤立、向下,痛得绯sè一次次地挺嫤起身嫤子,又一次次地落下。

  宇文虹听完绯sè的质问和回答,心知绯sè应该是被瑜青骗了,他并不是要背叛他,纵使他违反了规定,但也不是有嫤意要伤害她,心里反倒觉得轻嫤松了许多,眼下看绯sè痛得sǐ去活来,心头一震。要是瑜青不管不顾地要将他们全都带走,绯sè这个样子还怎么可能平安生产?就算孩子生下来了,他这样的身嫤子,又怎么受得了逃王的颠簸?

  绯sè看到了宇文虹的担忧,安慰地抱着她,借着她的身嫤子,向下用嫤力。

  “啊——”随着绯sè痛苦的叫喊声,宇文虹也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勒断了,她顾不得身嫤体的疼痛,赶紧看绯sè的情况,只见他脸sè惨白,原本紧紧抱着她的手也慢慢地失了力气。

  “绯sè——”宇文虹吓了一跳,转头去看,却听到了婴儿细弱的啼哭声,宇文虹这一转头,看见的正是白衣正抱着一个犹自带着秽嫤物的婴儿,正在给他擦嫤拭口鼻。看见宇文虹转头,白衣只是淡定地说了一句:“是个女孩儿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原来,绯sè恐怕拖得久了会出现什么变数,便不顾一切地用嫤力把孩子生了下来,只是第一个孩子出来了,他的下(河嫤蟹)体因着先前还未开全,现在已经惨不忍睹。

  绯sè已经拖力,但仍强撑着没有晕过去,他不知道自己若是晕了过去还能否醒过来,况且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,倘若不能及时产出,恐会胎sǐ腹中。

  宇文虹蹲在榻边握着绯sè的手,顾不得去看自己刚刚降生的孩子,只是心疼地看着绯sè,生怕他会这么睡过去然后再也醒不来,她突然觉得自己以前似乎是错了,强占着这么些美男给她生孩子,却连基本的爱意也不曾给予他们,难怪瑜青他们会不堪受嫤辱策划逃跑。

  不过虽然这么想,宇文虹也并未很是怜悯瑜青等人,她毕竟也失去了两个孩子,琴心也因此丧命,瑜青的这些举动也可称之为滥shā无辜。

  阵痛很快再次xí来,绯sè挣扎着向下用嫤力,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几声沉重的脚步声,瑜青听到声音先是jǐng觉地望向外面,待看清来人后大喜,对来人说道:“你们来了。”来人并没有回答,瑜青并不在意,示意羽七去拉宇文虹。

  宇文虹sǐsǐ地抓着绯sè,哀qiú地看着羽七:“让我陪着他生下孩子好不好?”

  瑜青冷笑道:“想陪着他?行啊,把他也带走就行了。”

  宇文虹听他并没有将绯sè带走的意思,暗暗松了一口气,大概他也觉得带着绯sè不但是个累赘,还会连累他就这么sǐ了吧,又想着他既然能用过量的yào害sǐ琴心,恐怕自己再做耽搁,他也不会在意多shā一个绯sè,只能恋恋不舍地起身。

  “虹儿——”绯sè挣扎着想要起身,但身下的疼痛愈甚,第二个孩子也要出来了!

  宇文虹忍着眼泪,乖乖地跟着羽七往外走,绯sè还在叫着她,声音里包hán嫤着巨大的痛苦。

  “啊——”绯sè一声大吼,白衣托住了第二个孩子。

  宇文虹不敢再看,她怕瑜青再发疯,连这两个孩子也不放过。

  瑜青却是懒得动这心思,而是看向白衣,“还不快走。”

  白衣自顾自地帮绯sè切断脐带,声音依旧清冷,“我可没说过要跟你走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这是瑜青没有预料到的,但看白衣决心已定,便也不管他了,又向一直瘫坐在梦回和墨叶问道:“你们呢?”

  墨叶迟疑地看了看他,又看向宇文虹,似乎是在犹豫,但梦回坚定地摇摇头:“我们不走。”别说此去是逃王,会连累家人,就单是他这病弱的身嫤子,离开了宇文府供给的yào,能撑得了多久都是个问题。

  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宇文虹被带走了,一路马车狂奔,颠得她几乎要吐出来,瑜青又给她喂了yào,她浑身都软嫤绵绵的,使不出一点儿劲儿,来接瑜青的两个大汉在外轮番驾驶,几人几乎是昼夜不停地离开了云城。到了第四天,终于与带着仁安的木易汇合了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瑜青看到仁安,总算是露嫤出了一点关心的表情。

  同样连夜赶路的仁安脸sè惨白,瘦弱的手捂着肚子面无人sè,几乎是爬上的马车,而在他之后,木易也上来了,高大壮硕的身嫤子让马车里顿时显得拥挤了许多。

  “我没事,不过是得偿所愿bà了。”仁安看着毫无力气缩在角落的宇文虹,露嫤出一个残嫤忍的微笑。

  宇文虹很快就知道了他的意思,到了晚上,仁安的脸sè更差了些,人也迷迷糊糊的,偶尔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嫤吟,而他的身下,渐渐渗出了鲜xuè。

  是孩子,她又要失去一个孩子了,她感到有点悲哀,尽管她一直对他害sǐ琴心和她的第一个孩子耿耿于怀。

  瑜青看着仁安痛苦的样子,冷冷地瞥一眼宇文虹,又拿出厚厚的被褥垫在仁安的身下,很快,被褥就湿嫤了一片。

  

  

  

  仁安的胎落得很不顺利,虽然下(河嫤蟹)身出嫤xuè,但一直未有肉块下来,宇文虹身边已有几人产子,对此也已有所了解,若是任由他这个样子,恐怕他能逃得出来,却不能活着见到家人。

  看到仁安这个样子,最为着急的就属瑜青了,他懊悔地说道:“早知道就bī着白衣跟我们走。”见宇文虹在角落里瞪他,他却笑了,“大小嫤姐,你以为白衣是为了你才不肯走么?他的家人都在yáng夫人的手里,否则他早就跑到天边去了。”瑜青口嫤中的yáng夫人,正是秦皓,虽然在宇文轩和宇文虹的眼里他是秦皓,但在别人的口嫤中他却是yáng皓亦祈。

  宇文虹不想理会这个疯嫤子,只是凉凉的说:“要是不找个大夫看一下,恐怕他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  瑜青愤怒地抓起她的领口,狠狠地道:“还不是拜你所赐!”随即眯着略为上挑的眼,语气也带着一丝阴寒,“要是他活不了了,我就送你给他陪嫤葬。”

  宇文虹被勒得大声咳嗽了几声,“你把我带走,不就因为我还有利嫤用价值,要是我sǐ了,爹爹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瑜青冷笑道:“他们不会知道你sǐ了。”

  宇文虹脸sè一变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受够了屈辱,眼下他们也没有什么能威胁她的东西,反而冷静了下来。她眼神轻佻地看向仁安,露嫤出一个看似甜嫤蜜实则残嫤忍的微笑,“那可正好,我们一家三人便可在地府相见了,这个孩子我无缘得见,在下面他也得把孩子还给我。”

  “啪!”瑜青一个耳光甩来,把宇文虹直打得头冒金星,但是又无比shuǎng嫤快。

  “瑜青!”羽七出声喝止,拉住了bào怒的瑜青。瑜青对羽七的武力多有依赖,只得忍了怒气,再不理会宇文虹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到了早上,仁安的孩子仍然没有liú下来,瑜青终于决定带他去找大夫,也不知道他对外面驾车的大汉怎么吩咐的,马车七拐八拐,最后嫤进入了一个似乎很隐蔽的地方。宇文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也许是要进行保密,她被蒙上了双眼。

  瑜青不肯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,就叫木易将她扛着走。还好木易没有趁机欺负她,只是将她背了起来。趴在他宽厚的肩膀上,她时刻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结实的肌肉。

  她想不明白,木易这么老实的人,还与她有过肌肤之qīn,怎么会跟着瑜青他们一起背叛她呢?

  在黑嫤暗中,宇文虹觉得有点冷,猜想他们应该是到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地方,有些医馆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,比如说给未婚女子打胎的事,或者给一些通缉中的è嫤人嫤治伤,开得就要隐蔽一些,不需要很高明的医术就能赚取大量的钱财,又不会惹祸上身。

  木易的脚步停了下来,将她放在一个椅子上坐着,仁安他们似乎进入了另一个隔间,叫大夫给仁安医治。

  宇文虹闲着无聊,又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对着看嫤守她的木易问道:“木易,你——为什么要逃跑?”

  “逃跑?”木易突然被她这么一问,似乎还有点困惑,但随即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,“大小嫤姐,不是这样的,他们说——”

  “木易——”羽七突然开口,止住了木易后面的话。

  宇文虹无奈地垂下了头,原来这家伙也一直看着自己呢。说起来她跟bǎng嫤架这种事情也太有缘了,竟然在一年内两次被bǎng,只是上一次还有绯sè和孩子一直陪着她,这一次,她却是不得不被自己曾经的男人看嫤守着。

  也不知道,绯sè和孩子怎么样了。宇文虹发现自己有点回避这个话题,绯sè生产不顺,又liú了不少的xuè,他们走了之后,泷什么时候会赶到明月寺将他带回,又有没有及时得到救治,这些,她想想都觉得揪心。 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瑜青察觉到这边的动静,将木易派去煎yào,又叫羽七好好看着宇文虹,又匆匆走了进去。宇文虹猜想,仁安的身嫤子大概不好了。想想也是,原本就是个瘦弱书生,又被囚嫤jìn了那么久,还在妊嫤娠反应之中就急着逃王,导致小产,恐怕不sǐ也得蜕层皮。

  可是这一次,宇文虹没有半点怜惜。在马车上的时候,瑜青在她耳边说,容雪的孩子也是他害sǐ的,就是为了创造这样一个机会。

  她失去了三个孩子一个男人,他们扯平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17 )

© 作者乌夜寒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