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攻男生子小说。

【长河吟】流产

  “陛下!”侍人和侍卫纷纷围了上来,周平毕竟是做了多年近侍的,强自镇定下来,命人将车架移过来,又带着人去抬周瑜和乔宝儿。

  周瑜抱着犹有余wēn吅的乔宝儿,表情空洞让人不忍看,周平张罗着将周瑜抬起,但他已然心sǐ,只顾紧抱着乔宝儿的身吅体,栽进泥里也不知。

  “陛下,酿酿已经薨逝了,小公子还急着出来呢,您——”

  “滚——”周瑜半趴在乔宝儿,肚子压在地上,身下的xuè迹蜿蜒而出。

  “陛下——”周平急得团团转,恨不能将他拖起来。但周瑜现在的身吅子经不起折腾,现在就已出吅xuè,若是他一挣扎,定会引起xuè崩。

  “滚——”周瑜的语气愈发冰冷,但他微微抖动的身吅体xiè吅露了他身吅体正在遭受的痛苦。

  胎儿已经sǐ去半个多月了,却被他一直用吅yào物养着,本就亏损过大的身吅体更无异于雪上加霜。这些曰子来,他一直尽力不悲不喜,便是为了留住这个孩子,不在这个时候给乔宝儿这样的打击,现在心神巨震之下,胎儿自然是再也dāi不住了,而且伴随着胎儿的离开,还涌吅出了大量的鲜xuè。

  周瑜此时已经心如sǐ灰。他摁住自己疼痛的肚子,凄然地笑着。宝儿已经sǐ了,这个早已sǐ去的孩子又留着做什么呢?它去了,宝儿在下面也可以不那么寂寞。

  他的手sǐsǐ地挤吅压着自己本来就不大的肚子,直将它深深地摁出一个坑来,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深深地呼xī着,周平看出他的异样,想要将他扶起来,但就是怎么都扶不起来。

  已是傍晚了,晚风渐起,连周平都觉出了一丝凉意,他赶紧拉着几个侍卫背对周瑜围着,一边大声道:“快围起来,别让陛下受了风!”侍卫们自发地围了起来,剩下的在周平的吩咐下回府通报,原本在马车里dāi着的袁大夫也在侍卫的搀扶下气喘吁吁地往这边赶来。

  周瑜对周遭的情况一概不理,自他发现乔宝儿已经sǐ去多时以来,便一直处在一种极为危险的状态中,因他虽然已经做了几个月的准备,但还是觉得这一刻来得太过突然,让人无fǎ接受。他仔细地回想乔宝儿睡着之前是否是开心的,但此时看来她连唇边的笑容都极浅及淡,似乎是接受了自己即将sǐ王的事实。

  “没良心的女人,你倒是一了百了了,也不管我跟孩子们了?”周瑜勉强抬起上身抚吅mō吅着乔宝儿随着夕阳西下而凉下去的脸颊,恨恨地说,“你总说我只爱重你这张脸,你倒是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

  乔宝儿本就因受伤留下了创口,生前尚且能凭着气质和那一双美吅目给人一个不算太糟的印象,但双目一闭,人也没了生气,再是美貌的人于相貌上也大打了折扣。

  然而周瑜心痛如绞,根本无fǎ辨别她到底是美是丑,只是觉得她唇边类似释然的淡淡笑容极为刺目,痛恨她就这么将他和孩子丢下的同时,更恨她走得如此的云淡风轻。

  “陛下,让袁院判给您诊治吧!”周平拉着袁大夫,凑到周瑜跟前又想将他扶起,但周瑜自己不配合,他略一用吅力,袁大夫就在一旁嚷嚷道“别太用吅力了”,他急得满头大汗,跟周瑜僵持了半天。

  “袁院判,这可怎么办!”周平擦擦额头的汗,焦急地问道。

  这大夫遇着不合作的病人本就是一件糟心事儿,袁青遇着周瑜这个向来不肯合作的病人可谓是倒霉到了家。他早就诊出周瑜的身吅体已经垮掉,乔宝儿已不得吅救,可周瑜这个若是将养得好还能多活几天,故而他最近才一直跟随左右,以便在最关键的时刻挽救危jú。他这一把老骨头也快要支撑不下去了。

  可是,最坏的情况依旧出现了,乔宝儿sǐ了,周瑜大恸之下将要liú娩,还不肯合作,袁青也头疼不已。

  “先让我看看陛下的情况。”袁青无奈地说,放下吅yào箱去mō周瑜的肚子,好在这下他没有挣扎,否则他这把老骨头一摔,还真不知能不能起得来。而这一mō,他很明显地发现,周瑜不大的肚子已经变得硬吅邦吅邦的,他的眉头不由皱得sǐ紧,瘦骨嶙峋的手在他的肚子上判断着胎位,给本就疼痛不已的人带来难以忍受的折磨。

  “呃——”周瑜半弓着身吅子,撑在地上的手不停地抖动,喉中也溢出隐忍而痛苦的呻吅吟。若是以往,他大概已经将袁青的手给折了,但他这么半撑着看着乔宝儿青白的脸,心头无fǎ言喻的痛苦似乎超越了身吅体的疼痛,将他拉入更加恐怖的深渊之中。

  “袁院判,陛下怎么样了?”周平虽然见过好几次周瑜生产,且没有一次是高床软枕舒舒服服地生的,按理他也该xí惯了。可是大抵是主母的sǐ王带来的低压,以及周瑜身吅体的衰败,没有一个人是觉得轻吅松的。

  “胎儿不大,陛下又是生育过几个的,应当能顺利下来。可是——”袁青的语气十分严肃,让周平的心蓦地提高了几分。

  “可是如何?!”他急急地问道,就差没拉过袁青的衣领狠狠摇晃。

  袁青收回手,小声道:“可是陛下的身吅子一直没养回来,又用吅yào物留住sǐ胎,现下被yào性反噬,xuè液凝固,本该是要靠堕胎yào的,然而陛下伤心过吅度,情绪起伏太大,胎儿竟然下来得很快。”他方才探胎位时,胎儿便已快突破盆骨,相信很快就要下达产道,待羊吅水一破——

  周平愣了,“这不是好事吗?”

  袁青摇摇头,心中已经下了诊断,但是事关重大,他还是谨慎地说:“我再替陛下把把脉。”说着又为周瑜仔仔细细地探脉,可是这一探,却是证实了他先前的诊断的确是正确的。他叹息道:“快着人回去请大皇子来吧。”

  周平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,不sǐ心地问道:“没别的办fǎ?”

  袁青依旧是摇头。他是最了解周瑜的身吅体状况的人,周瑜育有过四个孩子,这是第五个,而那四个孩子中,老三刚刚显怀就liú吅产了,无一不是对周瑜身吅体和精神的巨大打击。前些年周萌出生时,周瑜的身吅体便已经坏掉了,这一次再次怀胎,若是早些打掉好好调养,最多还能再拖个几年,可是周瑜不仅没有得到好好的休息,而且还在曰夜为乔宝儿担忧之时靠yào物怀着sǐ胎——

  周平从袁青的表情中知道他是真的没有办fǎ了,只能对一直默默守在旁边红着眼眶的云儿点了点头,云儿便对一个侍卫吩咐了袁青所说的话。

  周瑜好像没听到他们说的话一般,要不是他半撑起的身吅子还在轻轻抖动,周平几乎以为他已经晕了过去。就这么趴在泥上也不是办fǎ,周平小心翼翼地对周瑜说:“陛下,到马车上去吧,”他怕周瑜仍旧不肯,心中一动又说道,“酿酿这么躺在地上,一会儿该着凉了。”

  周瑜这才如吅梦吅初吅醒,明明知道乔宝儿已经sǐ去,周平说的也不是什么真话,但是他看了看乔宝儿安静的面容,还真的就没有拒绝。

  周平松了一大口气,连忙招呼侍卫来抬周瑜,但周瑜不知从哪儿bào发出的力气,硬是挥退了侍卫,自己扶着肚子跪坐起,又将乔宝儿抱在了怀中。周平看着瞪大了双眼,眼瞅着他愣是凭着自己的力气将乔宝儿抱了起来,歪歪斜斜地走到了马车边。

  只有袁青清楚,他这是回光返照的预兆了。

  周平忙着帮周瑜将乔宝儿nòng上马车,周瑜本就是突然bào发的力气,将乔宝儿抱上车便没了力气,只能靠着马车,将肚子抵在车沿上。他本就liú吅xuè不止,这下更是下吅半吅身都浸在了xuè水之中。

  周瑜自己是上不去了,周平连忙叫过一个侍卫趴在他的脚边,扶着周瑜上车,周瑜自己已没了力气,完全是靠着周平的扶抱才勉强上了车,xuè水淅淅沥沥地洒在侍卫的背脊上,湿吅了一片。

  周平不忍心再看,但又不得不跟随,于是继袁青之后,他也挤了上去。

  周瑜能感到自己的生命正随着xuè液渐渐liú失。说不甘心自然是有的,自乔宝儿受伤后他便想得再清楚不过,也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。人道他坐拥jiāng山半壁,就此sǐ去岂不可惜?只他自知即便万里jiāng山,无她分享,又有何意义?

  他艰难地去抓乔宝儿已经冰冷的手,身下xuè如泉吅涌,恍惚间袁青表情严肃地对惊慌的周平说着什么,伴着外头杂乱的马蹄声,周瑜的神sè渐渐迷茫,周平在他耳边大喊:“陛下,太子来了,您好dǎi见见他啊——”

  “父皇!——”周循连滚带爬地靠近马车,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,看到的便是自己的父皇母后牵着手安详离去的样子。

  鲜xuè滴滴答答地zá在地上,一片寂静之中,周平带着哭腔喊道:“太子殿下,陛下驾崩了!——”

  周平和袁青随着周循的跪趴而趴了下来,几个人在马车里挤着很奇怪,但没有任何人说话。

  深宫之中,消瘦的女人几乎已看不出人样,早已没人记得少年鲜衣怒马,只有这个被人唾弃遗忘的深宫女人。而在周瑜牵着心爱之人的手逝去之时,这个女人似有所感,站到这个冰冷宫殿的最高处,望着这个宏伟空旷的皇宫愣了许久。

  “黄陵,我此生最悔便是纳了你。”他最终给她的,到底也只有恨与悲哀bà了。

  一骑报丧的士bīng飞奔而过,黄陵的眼角终是划过一滴泪滴,整个人一跃而起,像羽máo一般自高高的阁楼飘下。

  在她的身后,沉闷的丧钟响起,八十一又四十九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.结局有点不连贯,因为收尾比较仓促,但情节基本布置完毕,无力再续,自己最讨厌的一本书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5 )

© 作者乌夜寒鸦 | Powered by LOFTER